萍乡信息网 欢迎您!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本地旅游 > 正文
鹿先森一直被怼旅行团顺风顺水
更新时间:2019-07-12 04:13:23 点击数:295 来源:本站

  键盘韦伟选了在第一轮中PK掉三支乐队的Mr.Woohoo,“因为他们太技术流了,盖过了情感,有一点油滑。”

  这话说得真直接,果然,南无乐队坐不住了:好端端来参加一个节目,第一轮晋级了,结果表演被剪了;第二轮被PK掉了,还要被同行这么批。

  如果不了解旅行团,可能会觉得他们是一个温和的近乎佛系的乐队,并且为他们在节目中如此诚实而直接的表达感到惊讶。

  他们的作品中在大众范围传播最广的两首歌《逝去的歌》和《于是我不再唱歌》,都是浪漫的、温柔的、忧郁的。

  因为这个评论,他们整个团都去跑步,主唱孔一蝉还去跑了马拉松,回来紧接着就是演出,整个人都是懵的。

  一次演出,旅行团唱到《bye bye》,场子热开了,大家都挺高兴,小乐在台下拿着啤酒,也跟着喊了一句:“旅行团!”

  之后他们想像那些唱片杂志上说的,拿这些Demo去北京试一下,看会不会成功,找了华纳、京文唱片,结果都没有理他们。

  后来他们想联系摩登天空,就打电话过去,假装自己是送外卖的,问公司地址在哪里,然后如愿见到了沈黎晖。

  “那两年其实回想起来特别珍贵,它让这样一个乐队学会了如何在北京生存,你没有作品的时候怎么办,没有演出的时候怎么办,什么都要自己来”

  09年的时候,韦伟甚至想过离队,因为他觉得做乐队给不了他很多东西,看不到希望。不过后来,他还是留了下来,但小P离开了。

  《于是我不再唱歌》就是小P提出离队的当天,韦伟走在三环路上写的。孔一蝉说,他们演这首歌的头几次,全都唱不完。

  2018年的春天,我曾有幸采访过旅行团,一年多过去,他们发表了新专辑《感+》,开启了巡演,登上了《夏天的乐队》的舞台。

  时间倏然而过,而旅行团在与音乐马拉松长跑的过程中,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。他们依旧像一年前采访他们的时候,那样热爱生活,纯粹地喜欢音乐,并对这世界充满热情。

  十多年前,几个从广西柳州出发,来北京做音乐的大男孩,开启了一场浪漫的旅行,从livehouse蛰伏多年到走上更大的舞台。不变的是,那一颗颗少年心气的纯净心脏。

  他们依旧爱吃螺蛳粉,依旧支持自己喜欢的利物浦和阿森纳,依旧喜欢写歌给女孩子听,依旧不忘初心地做音乐。

  前些日子,在微博刷到旅行团的vlog,看到乐队所有成员一起出游,在车上开心地聊天,唱起老歌,我突然就笑了起来。

  旅行团果然还是那个旅行团,他们把每一天的生活都当作旅行,你看不到丝毫的戾气,他们彼此支撑共同度过青春,好像永远停留在旺盛的夏天里。

  旅行团乐队有时会让我想起日系电影里干净的男生,有时又让人联想起独立音乐里那些干净的声音,联想起青春片里跑不完的操场。

  主唱孔一蝉的声音清澈又有力量;喜欢穿背带裤一脸胡子的键盘手韦伟总是笑嘻嘻的;鼓手徐彪是队里的司机担当,很酷也很man;队长子君既是吉他手又是贝斯手。

  他们经常一起吃夜宵吃火锅,一起聊过往和未来,生活原本的样子,被他们如实的加以记录,在真实的环境写照里,也赋以英勇的浪漫。

  你孤单的时候,他们对你唱“勇敢为你,无畏地做白日梦。”你失落的时候,他们对你唱,“靠近一点,我怕你逃走,快过时间”。

  另一首《情书》里,旅行团又将雾气一样无法捕捉的思念写进歌里,他们唱,为你写诗唱进歌中,等你回来时间也许上锈。

上一篇:免门票了!!炎炎夏日哪里去云梦山上觅清凉 河北旅游微信影响力排行榜

下一篇:建德旅游(黄山)推广中心发出400多人的首趟高铁专列

热门文章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