萍乡信息网 欢迎您!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本地聚焦 > 正文
“小人物”故事盛行现实主义剧作正在突围(1957期)
更新时间:2019-08-12 14:44:24 点击数:109 来源:本站

  前不久,古装励志剧《大宋少年志》高分收官,豆瓣评分8.1分。未完结的古装悬疑剧《长安十二时辰》,截止发稿时,豆瓣评分8.6分。

  作为近期高口碑剧集的代表,两部剧均以写实的视角直面社会动荡,聚焦小人物故事,为古装剧植入了符合时代特色的现实主义强基因。

  回首国产剧发展历史,1990年“渴望”效应之后,越来越多的影视作品受到启发,编剧们争先恐后地投入到表现小人物命运的创作浪潮中,《编辑部的故事》《我爱我家》《武林外传》《大江大河》《大宋少年志》《长安十二时辰》……从古代到现代,以大众喜闻乐见的平民视角出发,从翻卷变幻的时代风云中提炼现实主义血液,进而折射出中国以及生活在这片热土上的小人物的苦与乐、辛与酸。

  小人物是一个社会群体的统称,更是一个社会性的话题。大时代的小人物,做不了一代枭雄,以“小”开头,他们的命运沉浮却可以映射出一个民族的文化传承与裂变。

  去年,适逢改革开放四十周年,涌现出的一系列优质国产献礼剧,其中不乏收视口碑俱佳的爆款。在叙事特点上,这些剧巧妙地将小人物与大时代融合。围绕改革开放这一重要历史转折时期,社会画卷与人物命运交相辉映,通过小人物的悲欢离合、柴米油盐,勾勒出伟大的时代变迁与社会进步。

  《大江大河》该剧采取农村、城市双线并行叙事,一条是伴随改革开放,为了让自己的村民过上和城里人一样的幸福日子,作为农村改革的带头人,退伍军人雷东宝敢闯敢干的成长故事;另一条是国家恢复高考后,宋运辉以优异成绩考上大学,而后参加工作,通过工作中的脚踏实地,实现个人理想和价值的蜕变故事。

  以重大历史事件——唐山大地震为切入点的《那座城这家人》,通过展现两个家庭、七个姓、九口人,他们每一个人生活中的磕绊故事,关系磨合,以小见大,描绘出在社会变迁的改革背景下,谱写出的普罗大众命运之歌。这些小人物的平民化进击史,反映出改革开放40年以来,人民群众敢闯敢拼、积极向上的正能量心态渐趋成型。正是依靠这些千千万万的小人物,才汇聚成了改革开放发展浪潮中磅礴的中坚力量。

  平视角度以人生体验和心理接轨为重心,从而凸显小人物形象塑造的生活化。以《生存之民工》为例,开拍之前,导演管虎有带领众主演亲自体验民工生活,在吉林松原一座临时搭建的工棚里住了将近两个月。如果没有此次生活经历,管虎不会决定推翻自己及幕后团队辛苦筹备了一年多的剧本,也正因此那次的重新提笔,让他们又走访了十几个建筑工程队。最终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,通过逼真还原民工生活,让这部剧在当时获得了很高的评价。

  《奔腾岁月》的主创团队们,花费三年时间,反复打磨剧本,为贴合时代特征、反映社会现实,采访了近百名民营企业家。为了演好周小强,李宗翰更是提前数月与企业家们交流心得,希望尽自己的微薄之力,为大家呈现出一个崭新的时代弄潮儿形象。

  人文关怀,发端于西方的人文主义,肯定人性和人的价值是其本体性,关注人的个性解放和自由平等,尊重人的理性思考,关怀人的精神生活。

  人文精神是诗性的,是浪漫的,是自由的,更是平等的,它尊重每一个独立的个体。小人物的小是度的,没有高低贵贱之分,可以是默默无闻的人,为理想拼尽全力的人,也可以是誓死向命运抗争的人,我们生而平等。影视剧中,想要塑造鲜活生动的主角形象,人文关怀是主要内涵。

  艺术的真正生命正在于对个别特殊事物的掌握和描述,通过一部部映射现实的小人物优质剧目,我们可以体会人物的得与失,在他们的矛盾、痛苦与挣扎中反思自我、走出阴霾,在他们的乐观、向上与奋进中感恩过去、憧憬未来,这样的效果才是影视剧的最大魅力。

  一个真正的好故事,应当专注于人,而又不拘囿于人,但人文关怀必不可少。情景喜剧《我爱我家》,被称为中国版“请回答1993”。不仅从细节上反映着一个时代,而且每一个故事都与我们所处的时代遥相呼应。其中,爷爷痴迷气功、贾志新倒卖BP机、圆圆给张国荣写信等故事情节,有着标签式的小人物幽默,他们所经历的一切正是对当时社会热点事件的针砭时弊。

  80后的青春之歌《奋斗》,一方面巧妙融入了创业、买房、闪婚等现实元素,另一方面也有对80后一代多元价值观的深入侧写,关照现实,意义深远。

  现如今,在娱乐市场环境的影响及相关政策的加持下,现实主义剧作可以说是未来国产剧发展的重地,幕后创作者们可以借此机会,多用自己的镜头去记录下这个大时代的剧烈变化,通过自己作品的呈现,紧扣社会主义主旋律,对当前社会做出思考的同时,带给人们更多的温暖。

  任何一个时代的文艺,人民既是历史的创造者,也是历史的见证者;既是历史的“剧中人”,也是历史的“剧作者”。观照人民的生活、命运、情感,表达人民的心愿、心情、心声,我们的作品才会在人民中传之久远。对于小人物的关注是大众文化驱动的直接体现,关注小人物的生存之道,传播积极向上的正能量,正是人文关怀的时代需求。

  近些年,《古剑奇谭》《花千骨》《琅琊榜》《芈月传》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《延禧攻略》等播出以后,让国内古装剧的热度只增不减,与此同时,古装剧背后存在的问题开始凸显。

  过度偶像化就是其中之一。近日热播的《长安十二时辰》收获了高口碑,从中可见注重历史文化探究的重要性。中华上下五千年的文明,传统文化是我们的重要精神财富。在娱乐行业,古装剧作为传播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之一,对传统文化的传承有着重要的作用。从文化传播层面上看,部分古装剧弥漫着偶像化的气息,容易模糊观众的历史意识。

  编剧台词不考究。细节上的不断考究,是提升古装剧品质的一大方法。不知从何时起,但凡宫廷剧,帝王的妃子们就自称“臣妾”。其实,在真实历史中,皇帝的妃子们可自称“妾”。

  如今,为了方便观众看剧,古装剧里的白话文台词越来越多。《斗破苍穹》里,吃食堂、跳蚤市场、骨干成员等现代化的台词均有出现。《凤弈》里,现代化的台词也不少,女主的一句“求生的勇气我们差吗,那我们差银子吗”,让人有穿越感。

  历史虚无主义。艺术来源于生活,又高于生活,目前除了历史正剧之外,IP改编的很多古装剧,在历史虚无主义的影响下,往往会混淆历史真实。以架空剧或权谋剧为例,部分剧集会把重点放在突出权谋斗争、彰显个人英雄主义或描绘主角爱情等,往往会缺乏一定的历史厚重感。

  今年以来,古装剧频遭撤档或改档,古装剧《大宋少年志》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的热播,既为现实主义剧作的未来发展指明了新的创作思路,也为国产小人物戏的后续发展提供了新的风向标。两部作品的相似点在于同为古装剧,又植根于小人物戏的现实主义落地,作为口碑佳作,备受广大观众认可。

  《大宋少年志》里的众主角,一个个并不是技能满点的盖世英雄,元仲辛最擅长的也不过是行走江湖的把戏与骗术,倒是靠聪明的头脑和敏锐的观察力,往往出奇制胜;薛映虽然武功高超,低贱的军户出身,却是他最不愿提及的痛处。

  从元仲辛到裴景,每个少年都集优缺点于一身,即使故事发生在千年以前的宋朝,一群邻家少年最后完成的自我救赎式的成长,接地气的人物形象宛若身旁的你我,小人物的饱满感呼之欲出。

  古装悬疑剧《长安十二时辰》开播以来,凭借强情节快节奏、讲究细节的服化道、高度还原的盛唐景象等优点圈粉无数,其中,最吸引观众的莫过于对剧中小人物真实性的刻画。在十二时辰内,张小敬、李必两个小人物,一起携手拯救长安,历经挫折与磨难。我们感受到了他们对脚下土地的炙热情怀,也看到了他们对誓死保卫长安这一梦想的坚持。

  有正面就有反面,《长安十二时辰》里的反派们,丰富了现实里的人性,为这部小人物群像戏加分不少。“杀人魔”曹破延,坏事做尽,唯一的女儿却是他的软肋;“战神”左狼王,为金钱折腰,放弃尊严与信仰。

  以小人物刻画大环境,以经得起推敲的细节打磨,展现大千世界里的众生相,这是小人物戏出现以来,深受广大观众喜爱的原因所在。早前反响好的古装剧,《大明宫词》《汉武大帝》《大明王朝1566》《贞观长歌》《大秦帝国之裂变》等多以大人物的传奇故事为主。

  除了古装现实主义精品剧,这两年,以小人物为主人公的现实主义年代剧,同样佳作不断。《最美的青春》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,剧情的故事背景设定在上世纪六十年代,没有脸谱化、扁平化的人物,只有以冯程为代表的塞罕坝守望者们,将千里荒漠建成绿洲带给我们的无限感动。这些“林一代”们用自己的宝贵青春铸就了绿色传奇,更是用自己的短暂一生践行着绿色守望者誓言。整部剧朴素真实,对造林者们青春内涵的诠释,让人为之动容。

  电视剧版《十月围城》,可以说是一部草根人物逆袭成长的时代挽歌。黄包车夫王阿四为了自身生存,误打误撞地做起了青年李重光的替身,最终依靠一己之力,成功动员了整个家族以及周边友人投身于斗争的洪流中。大时代中的小人物,被亲情与爱情牵绊,也被权谋和野心,深处波云诡谲,也历经悲欢离合。

  一切从人民出发,为时代发声,为人民立传。细致刻画人物心理,走心塑造人物形象。情节不夸张离奇,叙事不毫无逻辑。正视社会与个体、家国与个人之间的连结关系,通过探讨家国情怀和个人成长之间的互融关系,让以小人物为主角的现实主义作品越来越受到广大受众的喜爱。

上一篇:无极荣耀平台网眼聚焦领头雁 区长赵雷:以营商环境助力经济腾飞 以“放管服”改革展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热门文章
推荐文章